金融机构断供 特朗普商业帝国陷危机?_外汇平台排行榜


  目前各大企业划清边界对特朗普而言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国会暴力事件使特朗普集团的发展前景充满障碍。大多数品牌都在试图避免与特朗普的合作,以免引起争议。

  20多年前,美国总统特朗普还只是一名纽约地产开发商。当时,摩根大通和花旗等银行都拒绝对其放贷,只有德意志银行施以援手。

  此后,德意志银行就一直是特朗普家族企业最大的贷款来源方。

  然而,自1月6日特朗普支持者围攻美国国会大厦以来,越来越多的银行和企业削减政治捐款,甚至与特朗普家族企业断绝商业关系。

  当地时间1月12日,据《纽约时报》报道,德意志银行表示今后将不再与特朗普或其公司开展业务。第二天,纽约市长宣布,将取消与特朗普集团的所有商业合约,合约内容涉及在曼哈顿中央公园经营的旋转木马、溜冰场以及位于布朗克斯的高尔夫球场等。据悉,特朗普集团每年从这些合约中获利约1700万美元。

  企业划清界限

  上个月,德意志银行表示,该行长期与特朗普家族做业务往来的员工Rosemary Vrablic已经辞职。多年来由他经手,德意志银行向特朗普旗下公司放贷数亿美元。

  事实上,去年11月,路透社就报道称,德意志银行在美国大选后就开始寻找与特朗普脱钩方法,原因是不堪忍受特朗普所作所为给银行带来的负面影响。

  本月的国会暴力事件刚好成为导火索,一名了解德意志银行内部决策的消息人士表示,事件发生后,德意志银行就作出了停止与特朗普商业往来的决定。

  除了德意志银行,Signature银行发言人于1月11日表示,该行将关闭特朗普的两个个人账户,账户内金额约为530万美元,并呼吁特朗普总统辞职。

  据悉,Signature银行此前一直在为特朗普及他身边的人服务,包括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女婿贾里德·库什纳和前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等。2011年,该银行还曾任命伊万卡为董事会成员,几年后伊万卡辞职。

  此外,高盛摩根大通和花旗等华尔街大行均表态,将暂停所有政治捐款,爱彼迎美国运通、通用电气、万事达卡则称,将暂停向共和党人捐款。线上支付处理商Stripe表示,不再为特朗普的竞选活动处理信用卡支付,跨境电商Shopify宣布下架和特朗普相关的在线商店。

  事实上,最先对特朗普下手的是美国大型社交媒体公司。据不完全统计,已有13家社交媒体平台以禁止煽动暴力内容为由封禁或限制特朗普账户,其中包括推特、脸书、谷歌、YouTube等全球知名互联网巨头。

  特朗普旗下品牌四面楚歌

  据美媒报道,目前,特朗普旗下品牌已经面临相当大的财务挑战。

  德意志银行曾向特朗普集团提供3.4亿美元的贷款,用于迈阿密的高尔夫球场,以及华盛顿和芝加哥的酒店开支。当这些贷款于2023年和2024年到期时,特朗普将不得不全额偿还,或寻找其他机构进行融资。

  有分析指出,对于特朗普来说,找到一家新的存款机构不难,难的是找到一家愿意给他大量现金的银行。

  “特朗普品牌已经严重受损,从公共关系的角度来看,他带来了巨大的不利影响。”波士顿大学金融讲师、前美联储官员马克·威廉姆斯说。“一旦他通过杠杆交易借钱,将给他带来更多的财务压力”。

  分析师和熟悉特朗普集团的人士表示,国会大厦暴力事件对特朗普旗下的部分房地产影响将格外严峻,尤其是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特朗普酒店。

  此外,在过去20年里,占特朗普旗下公司总收入三分之一的国际高尔夫球场和度假村也受到疫情影响,入住率大幅下降,一直亏损

  雪上加霜的是,美国职业高尔夫球协会(PGA)目前取消了原定于2022年“特朗普高尔夫俱乐部”举办赛事的计划,特朗普高尔夫俱乐部的一些会员也在重新评估是否要保留会员资格。

  商业帝国或陷入危机

  自上任以来,对于特朗普在白宫为自己的商业帝国牟利的批评声不断。

  2016年12月,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特朗普当选总统后宣布,他将“完全离开”企业经营,以专注于领导国家。但并未详细说明他打算如何让自己脱离经营活动,只是说“相关法律文件正在拟定中”。而后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又说“我可以是美国总统,同时可以100%经营我的企业”。两番言论大相径庭。

  2017年2月22日,《纽约时报》发表了题为“反全球化的特朗普,商标注册遍全球”的文章称,特朗普集团商标覆盖了各种各样的潜在产品,自2000年以来,有近400个外国商标登记在特朗普公司名下,涉及80多个国家。

  此外,特朗普旗下公司与外国政府和企业错综复杂的关系,使得一批前白宫律师和宪法学者提起诉讼,指控特朗普允许自己的企业收受外国政府的付款,这违反了宪法。

  2020年7月,据CNBC报道,特朗普与很多公司和高管建立往来,这些公司有的是与特朗普集团进行商业交易,有的为其大选和就职典礼提供财务支持。与特朗普有联系的多家企业从政府那里获得了数百万美元的小企业救济贷款。

  有分析指出,从前特朗普假意退出商业帝国,实则稳固集团实力,如今却面临大批企业与其划清界限,并需要还清大额债务,特朗普的商业帝国危机迫在眉睫。

  曾两度为特朗普写传记的美国作家、普利策奖得主德安东尼奥(Michael DAntonio)认为,目前各大企业划清边界对特朗普而言是一个棘手的问题,国会暴力事件使特朗普集团的发展前景充满障碍。“我不知道是否还会有更多的企业与特朗普脱离关系,但大多数品牌都在试图避免与特朗普的合作,以免引起争议”。

(文章来源:国际金融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