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分道扬镳!英欧新型关系难料 伦敦金融地位难保?,DAWEDA


  经历了近四年的混乱,2020年1月31日,英国正式与欧盟分道扬镳。

  在伫立着倡议建立“欧罗巴合众国”--英国前首相丘吉尔铜像的议会大厦广场上,人声鼎沸,歌声嘹亮,建筑物上蓝、白、红三色灯光闪烁,米字旗在夜色细雨中随风摇曳。

  “英国是一个爱国者的国家,我们对自己的价值观、法律和传统深信不疑 ,没人有权力改变我们”; “我一点也不担心,我们是一个面积很小的岛国,但我们也是一个实力强大的岛国,我们也很独立 不依赖于他人,我们非常自治,我们不需要别的资源,我并不担心未来,我对未来感到兴奋”; “我不确定今天带给我们的是什么,因为脱欧僵持了很久,我想 我只是很高兴脱欧终于有个了结,我不认为今天之后就会有很大变化,还会有很多不确定性,脱欧将会给英国和欧洲其他国家,带来怎样的影响,时间将会告诉我们答案。” “从今往后,我不想再提起脱欧这个词。”第一财经记者在现场采访时听到的无论是盲目乐观的、淳朴幼稚的,还是忧心匆匆的脱欧日感受,有两点可以肯定,首先,英国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分裂;其次,1月31日,不是脱欧程序的结束,而是开始。

  直至2020年12月31日,英国将进入所谓的过渡期,在此期间,一切照旧,但英国政府需要完成难以想象的“复杂分拆或重新组合”。

  英欧贸易协议能谈拢吗?

  目前市场关注的焦点在于,英国首相约翰逊领导的政府能否在今年12月31日之前与欧盟达成贸易协议。在这11个月内,双方将就英国与欧盟各成员国之间未来的关系展开谈判。谈判将涉及经贸纠纷,安全情报合作,民航标准,捕鱼海域,欧盟伊拉斯谟大学生交流计划,电力和天然气供应,医药规则等。

  英国国家经济社会研究所(NDAWEDAIESR)首席经济学家(Arno Hantzsche)阿诺·汉茨明确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预测悲观。他称,英欧双方不大可能在今年年底之前达成全面的自由贸易协议。

  从历史经验来看,若要达成一份跨地域、多行业的自贸协议,需要花费三到五年,甚至更长时间。因此,阿诺·汉茨预测,更有可能的是在年底双方达成一份非常基础的、只有主干的自贸协议,之后双方再逐步制定和推出后续安排,以便于两地企业渐进过渡。 目前贸易谈判的关键在于,英国是否会实施与欧盟不同的监管模式;欧盟希望确保英国公平参与竞争,特别是确保英国不会利用环境保护、劳工权益和国家援助等方面规则破坏欧盟单一市场。 此前约翰逊多番表态不会延长过渡期限,意味着约翰逊必须与欧盟在11个月内完成全部贸易谈判,否则英国仍将“硬脱欧”。

  外界推测,英国政府认为展现强硬立场有助于英欧谈判人员抓紧时间达成贸易协议。 而欧盟亦以强硬立场回应:欧盟首席脱欧谈判官代表巴尼耶警告,不可能在11个月内达成全面贸易协议。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称,双方都需要认真考虑是否有足够的时间来敲定一项新的贸易协议,并就一系列其他问题达成一致;无贸易协议的脱欧,将对英国带来比对欧盟更大的伤害。

  汉茨预计,英国将在2020年底迎来又一次“断崖般”的无贸易协议脱欧风险,这也意味着,英国经济面对的不确定性并未消除:企业既无法确定今年能否达成自贸协议,也无法确定更长时间里的英欧贸易关系;受到不确定性拖累,企业不得不重新思考,在英国追加投资是否符合商业逻辑。

  从长期看,根据目前英国政府提出的贸易协议,汉茨认为,英国和欧盟未来的贸易关系将会介于瑞士-欧盟贸易模式和加拿大-欧盟贸易模式之间。

  所谓瑞士模式,指的是瑞士与欧盟签订双边经贸协议,覆盖部分但不是全部贸易领域,也分担欧盟预算。没有义务遵从欧盟法律,但必须实施欧盟的相关规则以便开展贸易;双方人员自由流动。瑞士与欧盟有自由贸易协议和120项双边经贸协议,绝大部分产业因此得以进入欧洲单一市场,但银行业和其他服务行业受到市场准入限制。瑞士出口的50%进入欧盟。

  而加拿大模式则是指,加拿大与欧盟之间的综合性经济贸易协议已临时生效DAWEDA,根据协议,加拿大享有欧洲单一市场优先准入资格,不需承担挪威和瑞士那样的义务,大部分关税取消,但某些食品,比如鸡蛋和鸡,关税不免。加拿大出口商必须能证明他们出口欧洲市场的商品全部是“加拿大制造”,以杜绝不符合协议规定的商品走后门进入欧盟;它们还必须采纳欧盟的产品标准和技术规范,而对这些标准和规范的设定没有发言权。 总体来说,双方可能达成的是一份不包含太多服务业内容的自贸协议。

  而由于英国将脱离欧盟的监管规则,欧盟将在关税方面的对应安排,比如不给与英国进入关税同盟的资格。从这个角度来看,英欧贸易关系必然有所疏远。汉茨指出,从历史经验来看,欧盟倾向于就具体问题作出具体安排;目前英国提出的贸易协议,将大概率导致更多的贸易摩擦。 此外,根据英国国家经济社会研究所的研究,英国可能希望能够与非欧盟国家(如美国)达成与欧盟国家类似规则的自贸协议;但同时,这意味着,相关贸易安排可能会与欧盟的监管规则相冲突。因此,如果英国和非欧盟国家达成自贸协议,可能会因欧盟坚持监管标准而在英欧之间形成贸易壁垒。

  据其测算,如果英国和美国等主要的非欧盟经济体达成自贸协议,将贡献相当于英国GDP2.3%左右的经济增长;而和继续留在欧盟相比,脱欧造成的经济冲击将导致英国承受相当于自身GDP3%-4%的损失。

  伦敦国际金融中心是否还能坐稳全球头把交椅?

  对于英国金融城地位这件事,应该是所有市场人士最为关心的,特别是英国之外的相关 人士。金融业占据英国经济的重要地位。作为全球金融中心,金融业对伦敦经济产值的贡献达到49%。自英国公投脱欧以来,已有多家跨国金融机构计划转移部分金融业务至欧洲大陆。伦敦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是否会因为脱欧被极大削弱?

  巴克莱银行前主席 杰瑞·格里姆斯通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伦敦保持全球金融中心地位,已经持续数百年,其脱颖而出的原因在于,灵活性和适应性,伦敦的优势包括,语言优势,时区优势、基础设施,我们也很擅长国际金融服务,英国脱欧当然会带来改变,有的生意会流失 但也会带来新的商机。”

  格里姆斯通说,“英国政府和监管机构都会坚定地维护,伦敦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过去几年发生了很多有趣的事,有的金融机构搬去了巴黎,有的搬去了法兰克福, 有的去了布鲁塞尔,但没有一座城市足以挑战伦敦金融城地位的,所以我坚信伦敦会继续保持 全球金融体系中的头把交椅。”

  伦敦金融城政策与资源委员会主席孟珂琳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介绍时也表示,如果出现无协议脱欧,将会出现更大的风险与挑战,即便人们已为无协议脱欧作出准备,但总有可能有意外情况或者市场波动出现,短期内带来问题,“那些在欧盟市场开展主营业务的金融机构将难以避免地从伦敦搬离。但是伦敦也自有其吸引力所在,伦敦联通了全球资本,满足跨国基建项目的融资需求 或者是发展金融科技,所以我认为 英国或者说伦敦的竞争力的基本面没有改变,因此我们短期内有担忧 长期来看充满信心。”

  英国中欧金融协会执行董事张波在采访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大家整体上来看 比较认可英国的法律法规体系,英国非常宽松和优良的监管制度。”

  张波认为,英语的得天独厚以及包括文化在内的文化软实力,最开始的时候可能大家未有特别看重,但当脱欧发生时,人们突然发现,很多的银行家不是特别愿意搬到欧洲大陆的原因就是因为在那里没有特别适合他们子女接受教育的地方。“所以这些所谓比较小、比较软的方面,其实都对整个英国的竞争力构成了一个很好的支撑。”他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