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英爽:租赁在双循环中发挥作用 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引擎|模拟外汇交易


  第十七届中国国际金融论坛于2020年12月17日-18日在上海举行,主题为“数字经济时代的金融服务”,17日下午举行融资租赁业峰会。民生金融租赁资产交易部总经理唐英爽出席会议并演讲。

  以下为会议实录

  民生金融租赁  唐英爽

  各位下午好

  感谢组委会给我这个机会和大家交流,我一直在银行做同业,想要把银行同业的思维引到租赁上来,所以今天主要想分享一下这些年我从这个角度对租赁的看法和见解。主要讲三点。

  第一,中国人只买不租的现状会改变吗?

  租赁行业看起来增长率很高,但是在中国高速增长的金融资产中,租赁行业所占的份额其实是越来越小的。从2015年年底138万亿的社会融资存量余额到今年283.25万亿的存量余额中,租赁余额只从5.5万亿增长到了6.6万亿。租赁的渗透率依然很低。所以中国人真的是只买不租吗?租赁的行业作用和地位是不是已经丧失了呢?其实不是的。这几年我们看到了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这种分时租赁的价值,人们其实已经逐渐习惯了这样一种租借模式。同样,我对中国铁塔这样的公司的理解就是租赁公司,出租铁塔给电信公司。其大概拥有3500亿的资产,2200亿的市值,是世界上最大的铁塔公司。但是这并没有被统计在租赁资产里。相比之下,目前上市的国银租赁有2800亿的资产却只有190亿的市值。中国铁塔超过2200亿的市值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专业化的租赁公司是有生命力的,有价值的,且被市场和普罗大众所接受的。

  第二,租赁资产其“高阶”非标的解决路径

  我们知道租赁资产的交易性其实是极弱的,究其原因我认为租赁资产是三维的,而我们平常讲的金融资产其实是二维的,他只有一个债务人和一个债权人。而租赁资产增加了租赁物,因而是我们考虑他的时候要用三维逻辑。二维的东西无论怎么变化,都在一个平面上。但是三维变化纷繁复杂,就像这个图上显示的这样。

  租赁资产作为非标准化资产,缺少专门法律,租赁类型繁杂,涉及物权交易,因而复杂程度可以说是一般非标的三到五次方。但现在我们需要做的是让这个高维度,或者说高幂的复杂程度降下来。此外,各家租赁公司在股东背景、资本实力、融资渠道/成本、风险偏好、合同文本、资产管理能力等方面均存在差异。因此,租赁资产的复杂性与交易环节的多重性,很大程度抑制了租赁资产的买卖。即使可以当作标准化资产的租赁ABS,其交易仍主要局限在一级市场,二级市场几乎没有流动性。如果说,租赁资产交易要实现发展,势必要将非标债权转化成标准债权,要解决“降幂”的问题。

  当然最简单的交易是拿掉租赁物做资产收益权,像ABS这样,以租赁公司的主体信用为主,这样我做了一些尝试。给了超过50家的租赁公司超过650亿的交易额度,但这只是权宜之计,按照最新的监管要求,合规上面是有瑕疵的。所以说要做真资产真交易我理解是从以下两条路径上发力

  一是通过平台建设,力争使租赁资产先在行业内形成标准、并盘活,再吸引行业外的资金参与。因为在这个中间,实际上是要建立一个互信机制,我们所有的租赁人应该把我们最优质的资产拿出来,做自己有特色有专长的业务。因为社会发展就是专业分工,所以只有专业分工各自做了自己的专长业务以后,拿到平台上来进行有效的交易,把那么纷繁复杂的线条就解开变成了直线,也就是变成标准化资产。这需要在座各位共同努力,我们现在可以看到法律问题\登记统一问题国家也在解决。

  二是通过叠加5G物联网、人工智能、区块链这些新科技以及数字货币的新兴结算工具,充分发挥租赁物的价值特性,使租赁资产的要素变得更加准确和清晰,为租赁资产“降幂”提供可行性。以区块链为例,其核心适宜的应用场景之一是参与方众多、协作效率低且信任成本高的业务,如果建立共识并共享数据——这正是我们一直以来面临的、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所以我觉得未来只要按照这个方向租赁资产交易的春天肯定会来临的。

  第三,租赁资产的拓展路径——租赁在双循环中发挥作用,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引擎

  大家也都提到双循环,租赁怎么发挥作用呢?为什么我说租赁能够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引擎?因为在三四十年前国外的像西门子GE这样的租赁公司带着海外的设备和货币进入中国市场。现在中国已经成为制造业大国模拟外汇交易,我们能不能也通过租赁这个模式把我们的设备和货币带出国门?一带一路就是租赁的一阵东风,通过租赁实现“工程”带“设备”,助力优势产能“走出去”得以进入加速期,从而实现迈向制造强国的历史目标。

  我为什么有这个想法?就是最近参加外滩论坛,前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特别强调了人民币国际化的价值和必要性,包括刚才姚会长讲的RECP价值和成果,我们的租赁公司是不是应该把我们的机械设备、把我们的人民币带向世界。如果这样走出去的话,我们人民币国际化的引擎是不是出现了?而且我们做租赁公司的业务也来了,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融物和融资的功能才能真正显现。

  我实际上是做租赁同业租赁资产交易买卖的,所以我希望能市场上更优质更专业的租赁公司和我们合作。我们也支持优质的中小租赁公司成为我们同业中同业资产交易的一员,共同建设中国租赁资产交易平台,和我们一起把高幂的非标准化资产的幂降到0转化为标准化资产。希望我们大家一起的共同努力,可以真正地让只买不租的中国人变成只租不买的中国人,真正提升租赁在整个中国金融行业中的地位。